回到顶部

女性设计城市将会是怎样

来源:上元教育   【上元教育:技能改变命运,上元成就未来】   2016-2-16
上元教育是一家综合性培训学校,每年为长三角地区输送万余名技能型人才!选择上元教育,就是选择成功!

英国建筑公司中的女性数量正在下降,许多城市规划专家对“男性占主导地位规划和建筑世界”非常担心。如果由女性设计,城市将是什么样子?

认为妇女没有宏伟构思的才能是错误的

建筑师菲奥纳-斯科特(Fiona Scott)说:“我讨厌陈规陋习。男性建筑师往往是相当敏感的、有美术才能的人,并且认为由女性建筑师设计的建筑物——更富于曲线美的、有触觉感的或色彩斑斓的是不好的。但我不认为许多妇女有那样的想法:我设计的理想项目应当是一个大块头。”

菲奥纳-斯科特是著名的戈特-斯科特建筑事务所(Gort Scott)的负责人之一。她目前正在休息产假,但同意在东伦敦的一家咖啡厅接受我的采访,谈谈性别是否影响她的工作。她讲述了目前在工作的女性建筑师和那些已经退休或接近退休的建筑师之间的代沟,她们中有一些人感觉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2013年的一次请愿尝试,未能使女性建筑师丹尼斯-斯科特-布朗(Denise Scott Brown)成为追加的获奖者。她的丈夫及商业合作伙伴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i)获得1991年普利兹克奖(Pritzker),但这个奖励仅仅授予罗伯特-文丘里一人。


菲奥纳-斯科特说,关于妇女不可完全信任的说法不是少见的。但这些天有女性的优势。我一直认为在这个领域的妇女有一种好处。因为你要引起注意不须做很多事情。并且,如果你的构想有好的地方,那么,人们就想听听你的意见。

菲奥纳-斯科特说:“认为妇女没有进行宏伟构思的才能是错误的。”——即使那样的构想经常与严重的自负有关。她提到了巴西现代主义建筑师丽娜--巴尔迪(Lina Bo Bardi)。最近在巴西和意大利庆祝了丽娜--巴尔迪诞生100周年。她还提到了多个奖项获得者谢丽-麦克纳马拉(Shelley McNamara)。

但是,菲奥纳-斯科特承认,尽管她对建筑非常感兴趣,在她的职业生涯的早期,他是在与困难拼搏。她去参加社交活动,与许多人交谈,累得精疲力竭。

她说:“你发现自己感到没有话说。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如果人们不听你说,你的信心就会降低。我真的想要一个女导师,,我知道我需要整理我的思想,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思考了很多东西。”

在讨论如果妇女建设城市会怎样不同时,(或至少在怎样建筑或改建城市有更多的发言权时)首先是观察在目前的情况,在全世界的情况,甚至观察一些国家,那里的妇女有很高的地位,但那里开发城市的重要决定由男性决定。

也有富于灵感的女建筑师,规划师和城市的政治家,而简-雅各布(Jane Jacobs)的书《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 1961)也许是最著名的一篇有关城市设计的文献。

但是,全世界的建筑-环境专业——特别是它们的最高层次,仍然是男性占主导地位,超过其他领域,如教育或健康领域。

在英国,在我研究了这篇文章。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2009年和2011年之间,在建筑公司工作的女性数量从占员工的28%下降到21%

城乡规划协会主管凯特-亨德森(Kate Henderson)在接受采访时说:“建筑业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男性主导的产业”。

在一次城市规划专家的网上聚会上,环境工程师莎拉-贝尔(Sarah Bell)对本记者说:“关于我们的情况是,在我们上大学之前,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打算学物理。”

换句话说,她在女子学校的教师没有提醒她,她可能是唯一的学物理的女孩。目前只有14%的英国工程与技术专业的学生是女性,而只有7%的女性工程师。这就使英国成为欧洲的上述方面的女性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

显然,在个人层面,这样的失衡问题更突出。在男性主导的工作环境,女人可能会觉得孤立;在男性老板按照他们想象雇用和提拔员工时,女性可能面临歧视。

承认女性建筑师与男性的差异

但在宏观层面上如何呢?缺乏女性,对建筑师、开发商和规划者的工作有大的影响吗?如果更多的女性来做设计工作,新的房屋,街道和办公楼的外观或感觉有任何不同吗?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温迪-戴维斯(Wendy Davis)是“女子设计服务公司”(Womens Design Service)的创始人之一。这个机构是第一批女性建筑—环境团体。在70年代温迪-戴维斯是伦敦的建筑系学生,戴维斯说,她和其他人是“提出附带学习这个课程的”。

你必须把你的设计方案贴在墙上,并且每个人都要这样做。这是非常积极的,女性全都参加,并且强调合作。

编辑:Admin  

分享到:

开课信息

相关文章